校友专栏
校友文苑
难忘的交大岁月------69届91041班 阎广化
发布时间:2019-07-09

一、满目新奇
  1964年夏天,我幸运地被交大录取。
  初到上海时,已是华灯初上。接待站的校车司机特意驶进了交通拥挤的西藏路、南京路,先给你开开眼界,来个下马威!
  猛抬头,见国际饭店 直插云霄,沿途高楼大厦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马路上车水马龙,流光溢彩,闹猛非凡,眼睛不够使唤的。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初来乍到就被大上海的繁华击了个懵比!
  到达法华镇路的基础部,令人惊奇的是还能看上电视!电视机是放在传达室里,同学们里三层外三层地站在凳子上,一个个脖子伸得老长,目不转睛地过把瘾。

二、崭新的学习和生活
  老交大的治学传统是:门槛高,基础厚,要求严。由此培养出了无数著名专家和工程师,闻名于世!戴着校徽在马路上一走,路人都刮目相看,100%的回头率。饮水思源,交大这百年老店真是了不起!
  具体到上课,交大不少是沪籍老师,一上来就给我们外地新生当头一棒,满口沪语。什么格里相、滴只模子……”云云,乍听一头雾水,不久后便烂熟于心。
  刘国庸教授上高等数学课,玩的是空手道,不带讲义。准时站上讲台,通盘是无锡话演义。推导起公式,不一会儿黑板上就写得满满的。下课结束语:吾俚今朝讲到格得! 朝大腿上一拍粉笔灰,走下讲台,下课铃声恰好响起。
  也有名人亲属授课,例如荣雪华老师,她是前国家副主席荣毅仁的本家至亲! 那荣女士皮肤白晰,人长得清秀标致,衣着光鲜,落落大方,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家闺秀风范,讲起话来赛银铃般的声音。
  物理学是交大的霸王课,很受重视。那时提倡活学活用,我由此也大为受益:我发现了无须用显微镜,只要用简单物品就能观察到牛顿环;还发现了对外呈现单一磁极的永久磁体,日后影响着我的进退轨迹:
  偷闲时引经据典,逐步憋出了万言论文,并打包寄给了开国元帅聂荣臻。叫声聂老总啊,您日理万机还打挠您,请恕罪!谁教把交大划归了国防科委?
  聂办不敢怠慢,急转大物理学家、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周培源处理;还联系上了天津大学光学权威母国光教授。均受到他们的表扬和鼓励。
  爱因斯坦说过:兴趣是老师!我对电磁学科感兴趣,且与周、母二位专家有干系,得以去了西安786厂学习军用雷达技术和理论。若不是三线厂下了马,这辈子必定是王屋山下的雷达人!
  二年级物理课试行开卷考试,允许守着教科书查对公式。考题出得忒高妙,每个题目都能考察出你的综合能力。
  上午考不完,吃了中饭再来继续,反正是:考卷就在那里!喜的是我5个题目全都做了出来,对此颇有成就感,并深感兴趣。
  就是靠着在交大的学习基础,使我分配到了三线工程后,虽毫无建筑知识,却立即担当起了几个桥涵的独立设计。听说诸学友后来从事的是五花八门,但都能触类旁通,耍得风生水起。

三、遇名人
  1、近距离见到周总理、刘少奇
  那时凡遇外国首脑来访,都要组织几十万人夹道欢迎。交大后门紧靠着淮海西路,是他们下榻的必经之地。
  近水楼台先得月,欢迎队伍少不了交大学子。都想看看前来陪同的国家领导人,谁稀罕那些外国大胡子?有幸列队欢迎前来作陪的周总理、刘少奇。伟人站在敞篷车上频招手,近在眼前,尊容十分清晰。那时,周、刘二老都还英姿勃发,精力充沛。
  2、会见杜聿明
  这事,时间是我在交大的1968年,大约在冬季,地点:北京市。那时我与工宣队长林芳华师傅找杜聿明去咨询。杜是蒋公的资深嫡系上将军。
  我们先找到中央文革,被当头涮了一记: 接待人员瞟了一眼介绍信说,哟嗬,找国民党的”! 我们吓得一愣怔,因那时国民党是反动派的代名词。
  终于弄明白,是被批转到民革去办理,心中石头落了地。民革再向杜大人填写了一张公函,我们凭此在东四找到杜家门楼,还有保安把守哩! 他抄起电话禀报给杜将军。
  将军夫妇在正厅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还敬上了中华香烟。我不敢造次,林师傅推辞不过,干了一根,他有烟瘾。
  外面冰天雪地,室内花草遍布,满是春意。谈了个把小时,他提供的情况听起来非常客观,入情入理。有记不清的,坐在一起的夫人曹秀清也不时喷口香烟插插咀。
  他刚被俘时狡猾死硬,十分骄横。经党和政府的真诚教育帮助,终于脱胎换骨,面目一新。被聘为文史专员,自食其力。
  临走时他还亲自把我们送出门外,并指点着乘几路车比较近,俨似平民。

四、令人感慨的二、三事
1、有惊无险
  1967年夏天某晚,入睡后胃腹持续疼痛难忍,只得去求医。看看舍友一个个睡得象死猪,不忍心惊动他们,只好捂着肚子,一步三摇,慢慢捱向校门口医务室,不料已铁将军把门,遂决定去特约延安医院掛急诊。
  夜深沉,孤寂寂,欲哭无泪!难不成就这样人间蒸发,悄然离去?岂不失联 于班集体这监护人?情急生智,写了张字条塞入本班信箱内
那时没有TAXl,便花了5角钱,在门口叫了个蹬三轮的。1点钟确诊为急性阑尾炎,立即进了手术室,40分钟完事,斩草除根!
  那张字条,也引得众同窗纷纷前来探视!
  结账时共计7元医疗费,仅相当于半个月的生活费,还是公家给包的。当时就凭一张医疗卡,也不用找谁谁谁签字,全部OK!对此我始终满怀着对母校的感恩!
2、沪上大洪水
  196985日下午,沪上下起特大暴雨,像盆泼似的!校园内一片汪洋,水深没膝。
  到校外一看,马路上洪流滚滚,公交车就像船舶在行驶。虹桥路边的住户,老人们端坐在饭桌上,满面愁容,守着一屋子水。小鬼头则在水中尽情地打闹嘻戏,难得在家门口逮住了个天然大游泳池,还是免费的。
  华山路的商店里,营业员把干货都盘上了玻璃柜。浸着屋里的水,叹着街上的水。
  徐家汇广场西南端地势较低,浊浪似蛟龙翻滚,朝漕溪路方向一路狂奔!
  到了外滩,洪水更是惊人!那时正值天文大潮,黄浦江上潮水一波波朝脚边推进,卷起的巨浪,盖过防波堤。一波人被浇了下去,下一波人墙又迅速矗立,尖叫声阵阵。抗洪乎?观景的哈!
  苏州河的黑臭水,也被潮涌顶得向两岸频频外溢。想那盐库、煤球厂必遭罪!次日报载,还真是。
  马路上鲜见公安及公职人员维持秩序,也难怪,那时党组织还未恢复战斗力。
  归来,夜不能寐,得小诗:

雷电穿梭雨横流,
申城茫茫车成舟。
高坐老妪愁断腸,
戏水小鬼乐昏头!
苏州岸夹黑水滚,
黄浦潮涌浊浪游。
半是洪患半是景,
几家欢乐几家愁!

――――――――――

作者姓名: 广
地址:江苏无锡市中山路莲蓉园13
电话:13915336708
邮箱号:1925066371@qq.com
邮编:214043
作者简介:
阎广化,男,1969届上海交通大学机车车辆制造系内燃机车91041班毕业,分配在军工三线五三一工程工作。后曾工作于三机部786厂、六机部721厂及中汽总公司无锡汽车厂等,1981年曾在清华大学进修数据处理半年。

 

Copyright © 2016 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分享到

Email:sjtume@sjtu.edu.cn
地址:上海市东川路800号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邮编:20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