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专栏
校友文苑
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中的小小浪花——68届31031班 金连城
发布时间:2019-01-09

一、1964年5月,曾参与第五届“上海之春”开幕式演出——三千人大歌舞中的小小片段:作为一个交大学生演兵节目(事前有集训)的成员,身着黄色军装、手操带刺刀的步枪,在舞台队列中随口令整齐完成“预备用枪!”“突刺—刺!”“防左刺!”“防右刺!”等一套“拼刺刀”动作,内心满是同仇敌忾,脸上洋溢着刚毅勇敢……在后来市里的电视回放中,好像还看到过那瞬间的特写镜头呢。

二、大概也是64年的暑期,交大部分学生被派到东海舰队黄浦江边的虬江码头“临沂”舰上体验军旅生活。我们穿戴着稍显宽大的海魂衫、帽,每天基本上是操练列队走步和学训纪律作风,讲究“雷厉风行”、“令行禁止”(包括紧急集合);仅有少数高年级同学随舰出过远海、还有人晕船吐得够戗。舰艇上的伙食标准蛮高的,每餐四菜一汤。菜吃不完可以倒到江里;但饭是不允许浪费的。饭后还吃西瓜。最后阶段大家被安排到江湾射击场实弹打靶、每人三发子弹。我三枪打了27环、平均每发9环,成绩够得上优良吧、内心喜滋滋的。但自此以后走上社会,一辈子工作再也未曾摸过枪、更别说实弹射击了!

三、第二学年被分到“核潜艇动力装置专业”即31031班以后,在潘国品老师的安排下,曾在本班小范围内(还有萧国风老师和教《高等物理》的朱老师等在座)让我试行了一次有关原子弹爆炸的专题讲座。在先行熟悉老师交给的专题资料的基础上,我硬着头皮站在黑板前,照着自己所理解的核物理原理和铀核链式反应失控(发生爆炸)的条件工况逐一进行了分解讲述:说不上很有逻辑性,只不过该牵涉的内容都有所交代;也没有书写妥善编排的大小标题,只是一项接一项地陆续展开(板书也不工整)。与以前曾经学过的物理知识相比,增加了铀核裂变重新组成两种新核过程中的质量亏损(相应转换成原子能的部分)、质能关系式【E=mc2,其中C 为真空中的光速——1克质量相当于9×1013焦耳的能量】和原子弹爆炸所需武器级铀235材料临界质量(体积)等概念……最后由物理课朱老师作讲评,他反复赞许说“比课本上讲的内容还要多!”——也就仅此而已吧。

四、大约从1965年的下半年开始到66年的4~5月份,作为上交的学生工作队员,我们被安排到上海重型机器厂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工作队全员除交大上海机电工专的学生外,还有上海文艺三团(交响乐团 沪剧团 评弹团)和上海汽轮机厂的部分员工;另有一些主事的干部,上海高等法院院长高桐当队长。我和机电工专的两个同学被分配到上重厂的生产二科(主管军工生产的科室)、谓之该工作组的一个“片”。

遑论这一波“政治运动”的是非得失,仅就其对我辈稚嫩学子的学识增进、锻炼成长而言,客观上确实产生过积极的影响。上重厂是国家大型的机械设备制造企业,全国闻名的万吨水压机就产自该厂——当时用它整体锻造“汽车大梁”等特殊构件;万吨机的隔壁车间还装有一套3000吨卧式引伸水压机,专门生产“小化肥”设备……我们在这里参加“社教”实际上也相当于同步进行工厂实习:许多以前从未谋面的机床设备;各种冷、热加工工艺过程和最终组装成套的一些产成品——都有机会亲眼所见、甚至深入观察和体验。这样在走上工作岗位之前就预先奠定了一个实践认知的好功底,可谓受益匪浅!

〖…—我这回因参加“社教”在上重厂待了近10个月,而上海闵行也似乎成了我人生事业的发祥地!在毕业后三十多年的专业技术实践中,我主要的工作对象乃是上海汽轮机厂生产的30万千瓦电站汽轮机早期的国产型和改革开放后的国产引进型(美国西屋公司)。故此当年为了汽机设备的驻厂监造DEH控制系统出厂试验汽机转子高速动平衡及超速试验;或者机组投运后大修中的返厂完善化改进;有关新结构的设计更换;备品备件订购催货等等,就记不清曾来闵行出差过多少次了。真是“命中注定”的缘份啊!—…〗

五、1968年初冬,我到交大医保挂钩的上海华山医院看耳病,结果查出一个大疾患:我的左耳由于长期中耳炎未能规范医治而导致耳道鼓室被细菌侵蚀且滋生了胆脂瘤,几根听骨也被破坏;而且胆脂瘤有进一步扩散、侵蚀头骨的可能,则细菌就会直接感染到大脑……于是院方果断决定、留我住院治疗。后由沈大夫主刀,经过显微镜下四个多小时的紧张操作切除了胆脂瘤,并施行鼓室成形术获圆满成功。术后再辅以紫外线杀菌等措施,终将这耳病彻底根治;同时也消除了对我生命健康的长远威胁(五十年后再看这手术效果依然理想无瑕)!

事后再回首审视那次手术,越发感到自己人生的幸运及该医疗过程难以置信的理想化和“奇迹色彩:入院都豁免了通常应办的手续;不缴任何费用;学校无需出面代理;家长更是远在千里之外。但凡住院床位、病号衣物、病人伙食、各项辅助的医学化验检查等等,一应诸事都听凭院方代劳安排。所有这一切,只有在那纯洁诚信的社会环境中(上海当时“文革”的纷乱对社会秩序和基层工作的影响尚小),在母校高尚无形的宽广怀抱荫蔽下,在基层业务科学高效的体制机制中,在上海医疗条件先进发达的前提下——才有可能成为现实!另一方面也凸显了对于“国之娇子”的新一代大学生,社会有关方面都给予了深切关怀和悉心照顾。所以当我们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后,用自己的青春年华和热血忠诚竭力回报祖国和人民,也就是最天经地义、理应该当的事!

2017年12月 于武汉

Copyright © 2016 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分享到

Email:sjtume@sjtu.edu.cn
地址:上海市东川路800号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邮编:20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