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专栏
校友文苑
挥之不散的记忆——68届船舶动力系船舶内燃机余乐鸿
发布时间:2019-01-09

在上海交通大学求学的五年多时间里,留下了许许多多的记忆,有一个在脑海里最常现的且挥之不散是住了一年的宿舍――第一宿舍。

记得一九六三年九月入学,先在基础部,也就是当时交大法华镇路分部学习生活了一年,一九六四年下半年就住进了校本部的第一宿舍。当时只觉得这栋楼有点与众不同,朴实无华,平面布局近乎U字形,立面构图为中部三层,两翼二层,入口大门处建有三开间的拱券门廊,略显气派。能住进这样的宿舍,当时真是从心底里感到满意。尤其让我感兴趣的是U形宿舍楼围成的一个朝南的三合院,院中央建有一座校徽纪念碑,立于水泥蹬之上的校徽由齿轮、铁砧、锤链、书本组成,构图质朴,和谐美观,主题突出,即寓意交大的工科特色;蹬正面镶有一块大理石,上刻“饮水思源”四个醒目大字;整体碑身处于喷水池之中,院内还植有树木和花草,使这个简单的三合院融自然和人文于一体,俨然是一个开放的小公园。住在第一宿舍的一年时间里,早上常在这里读外语,有空也常在此驻足,听听鸟鸣,在小池边上坐坐,凝视校徽,想想心思。自此“饮水思源”四字深深印在我心中。

在第一宿舍住了一年后就搬进了第四宿舍,这也是一个条件不错的宿舍,一住就三年多,但有空我还是愿意到那三合院逗留,经常是一个人在那里想心思。其中“饮水思源”四字的含义也是常想的。

走出校门,参加工作,宝贵的学生时代结束,新的生活开始。先是北上辽宁营口、盘锦,后南下无锡,再到南京,数年后从南京调回景德镇,算是归根,不过从造船,转入了航空,改革开放后又阴差阳错地进了政府机关,从事起旅游工作,彻底改行,直至退休。伴随着快乐、痛苦、彷徨和甜、酸、苦、辣,无论怎讲,生活总是美好的,值得珍惜和回味。

人在享受生活的同时,皆应“饮水思源”,我真正认识到这一点是在中年以后,学生时代认识是泛泛的,模糊的。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多,对生活认知的加深,才逐渐明白“饮水思源”深刻内涵,饮水思源说到底就是应该感恩。人这一生该感恩的人和事很多,而首先是父母,再就是母校,“校”字前加一“母”字,可见其与“父母”几乎是并列的。而交大是我应放在首位的母校,在这里生活了五年多,学到了知识,历练了意志,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交大众多的优秀老师,聚全国英才而育之,是铸造优秀人才的大融炉,能在此中经历一遭,实乃人生之大幸。在交大的学习,不仅在课堂上,更在课堂下;为师者,不仅有老师,更有同学。所以我感恩交大,感恩交大老师,感恩交大的同学。“饮水思源”四个大字应该铭记于心,终生不忘!

离开交大后,也曾数次返校,如校庆一百周年、毕业三十五周年、毕业四十周年等,每次来到校园,我都必须到第一宿舍周边走走,都要在校徽碑前驻足瞻仰。尤其是在2016年校庆120周年重游徐汇校园,来到当年的第一宿舍时,第一感觉是眼前一亮,古旧的建筑修葺一新,校徽碑以崭新的面貌矗立在面前,虽然格局依旧,但已今非昔比。我突然发现第一宿舍的拱券门上方有执信西斋四个大字。是何意?我有点茫然,经查,执信秉持信义之意,《左传﹒襄公二十三年》:“君人执信,臣人执共,忠信笃敬,上下同之,天之道也。”再查校史资料,原来第一宿舍建于一九二八年,于一九二九年初竣工。原名为“西新宿舍”,后为纪念民主革命家朱执信先生,才更名为“执信西斋”。“西”可理解为该宿舍位于校区的西部,“斋”之含义可为“屋舍”,一般指书房、学舍。将此楼定名为“执信西斋”,既雅而又意深。自此这四字亦成为我内心挥之不散的记忆。

 

2017年1218日于华盛顿

Copyright © 2016 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分享到

Email:sjtume@sjtu.edu.cn
地址:上海市东川路800号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邮编:200240